58京牌
北京汽车牌照托管平台

股价暴涨超6倍又跌9%,蔚来或难扮演“中国特斯拉”

58京牌6年间为数万车主提供北京车牌托管,租赁京牌,请拨打:13718667159(微信同步)

特斯拉推Model Y租赁服务 每月499美元

在特斯拉的市值成为汽车界第一后,“中国特斯拉”蔚来的股价也开始飙涨。

蔚来股价2020年3月份触底2.11美元,其后开始逆势上涨,7月份最高达16.44美元,反弹幅度高达679.1%。7月17日,蔚来股价跌超9%,此前遭高盛下调评级。财经网汽车就该变动,以及高盛分析师认为市场对其估值过度乐观采访蔚来,截止发稿,未获回应。

此前在6月18日,腾讯斥资1000万美元增持至15.1%。7月13日,蔚来官方公布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文件,内容显示腾讯对蔚来的持股比例由早前的15.1%上升至16.3%。这两次增持直接助推蔚来股价迭创新高。

年初以来,蔚来获得的援手其实不止腾讯。今年3月5日,蔚来宣布完成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今年以来通过可转债业务已经累计融资4.35亿美元;4月29日,蔚来又与安徽合肥多个战略投资者签署投资协议,并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达成协议,借此获取70亿元人民币投资。

7月10日,蔚来中国还与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六大银行的安徽省分行签约,合计获取104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

大笔融资入账,明星资本背书,缓解了蔚来的钱荒,叠加2020年一季度收窄的亏损,都为蔚来市值增长创造了良好的消息面。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认为,蔚来股价波动主要受外界环境变化(疫情等)和自身业绩影响,包括融资进度、销量等。

财经网汽车梳理发现,尽管股价大幅上涨,蔚来在运营层面的亏损导致其持续发展仍然面临诸多挑战。

(蔚来logo)

蔚来优势或难延续

蔚来的崛起,与产业技术革新密不可分,技术创新亦是其命脉所系。

造车既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也属于技术密集型产业,背后需要漫长的技术供应链支撑,主机厂和上游供应商分工明确。传统主机厂的核心优势主要体现在研发流程体系和供应链安全。关键技术零部件如发动机、变速箱、三电等,主机厂一般通过合资、参股的形式进行捆绑,客观上保证了供应链的安全,也竖立了壁垒。

的诞生之所以能掀起一股造车热潮,是因为相对燃油车而言技术门槛低。随着技术的迭代,以宁德时代、大陆、博世等为代表的供应商研发出高性能的动力总成,为电动汽车的规模化应用提供可能。在把电机、底盘、车身等部分外包出去后,造车门槛大大降低,为创业者们融资造车提供了便利。

不同于小众的创业团队,蔚来在关键零部件的研发方面不遗余力。在2019年9月的业绩会上,创始人李斌回应亏损质疑,称公司200亿人民币的巨额亏损有一半属于研发投入。

核心技术是突破造车壁垒的关键。2019年财报显示,蔚来投入的研发投入为44.29亿人民币,研发投入占运营费用的44.8%;2018年研发投入为39.98亿,研发投入占运营费用的42.8%。

天价研发带来“一半亏损”,蔚来却拥有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电等核心技术。某种程度上,这和特斯拉的技术战略比较接近。

不过,特斯拉2019年研发投入913.4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亿),占运营费用32.5%;2018年研发投入14.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2.2亿),占运营费用33.0%。尽管早蔚来十年成立,如今特斯拉的研发开支仍有蔚来的两倍之高。

成立于2004年的特斯拉有先发优势,技术正在转化为销量和市占份额。2018年10月,特斯拉终于迎来一个季度的短暂“扭亏为盈”。2020年5月,特斯拉成立以来首次连续三个季度盈利,也使得即将公布的第二季度度财报备受关注。在不断攀升的销量背后,是本土化的超级工厂以及深度绑定供应商带来的话语权。

但是相对于特斯拉已经度过了技术研发的高投入阶段、正在充分享有技术领先带来的溢价红利不同,蔚来汽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依然需要把研发支出维持在相对高位,才能在技术上确保相对竞争优势,这对还需要融资驱动的蔚来汽车来说,持续的现金流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任万付认为,对来说,新技术的应用是颠覆传统汽车格局的重要武器,蔚来也不例外。但作为新造车企业,蔚来距老牌车企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和同为后起之秀的特斯拉相比,蔚来在软硬件上也尚有一定差距。

造血能力尚未建立

2014年,易车董事长李斌成立蔚来,在腾讯、高领、红杉等机构的加持下,从汽车市场的轻资产端跃入重资产端。

成立至今的6年,蔚来推出过多款车型。2016年11月推出的电动超跑EP9为蔚来讲好故事奠定了基础。2017年3月,蔚来在美国发布首款无人驾驶概念车EVE。

但蔚来产品矩阵中,触及普通消费者的仅有已发布的SUV车型ES8和ES6,另一款SUV车型EC6于7月上市,对标的首款轿车ET7预计2022年上市。

2018年下半年,ES8开始生产和销售,根据蔚来公布的财报,第四季度产量和销量分别为8069辆和7980辆,环比第三季度增幅为91.8%和144.2%,全年创下营业收入49.51亿。与此同时,净亏损由2017年的50.21亿人民币扩大到96.39亿人民币,增幅92%;按11248辆的交付量来算,蔚来平均每卖一辆车,净亏损85.7万元。

蔚来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来源:蔚来官网)

不过ES8在2019年后销量逐渐低迷。2019年1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动土更是打击了市场对于蔚来的信心。财经网汽车查阅数据发现,2019年6月以后,蔚来ES8月销量跌入500台以下,直到今年4月新款ES8上市,该车月销量才终于再度逼近千台。

得益于价格优势,另一款车型ES6表现明显好于ES8。2018年ES8市场指导价为44.8万~54.8万,补贴后为34.8万~44.8万;2019年ES6市场指导价35.8万-54.8万,尽管遭遇新能源补贴退坡,补贴后价格仍低至33.3万,该款车自2019年6月起开始交付,首月销量413辆,之后逐步攀升,截止目前已将ES8远远甩在身后。

根据蔚来公布的数据,蔚来2018年仅有销售了两个季度的一款车型ES8。在2019年四个季度、两款车型的基础上,销量达20565辆,同比增长81.2%。

另一方面,整个市场2019年均笼罩在阴霾之下。根据中汽协数据,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为120.6万辆,同比下滑4%,这也是新能源车市十年内首次负增长。尽管如此,盘踞销量首位的北汽新能源EU系列年销量高达11.1万辆,亚军比亚迪元EV也有6.2万辆的成绩。

蔚来销量直接影响了股价。2018年9月,仅卖出几千台产品的蔚来奔赴美国上市,发行价6.26美元/股,2019年3月涨至10.06美元/股。但随着2月销量的公布,股价随之跳水。2019年9月,蔚来股价步入“一美元”时期,紧接着李斌成为“2019年最惨的人”。

蔚来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来源:蔚来官网)

不过蔚来确实已经走出了低谷,并开始对外释放信心。今年3月,蔚来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期间蔚来共交付8224辆新车,环比增长71.4%,车辆毛利率为-6%,相较第三季度的-6.8%有一定改善。而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疫情期间营收同比减少15.9%的同时,亏损同比收窄40%。

一季度的营收亏损双双收窄,这与疫情期间特殊市场环境或许不无关系。李斌公开表示,供应链的优化,电池包成本的持续降低,生产规模上升和管理优化带来的车均制造费用下降,“让我们有信心实现第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二位数的目标。”

不过,当务之急是缓解钱荒。截止2019年底,蔚来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为9.45亿元,而在2018年同期这一数字为31.90亿。对此,李斌当时表示,蔚来的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金和流动资金。

2020年的融资大跨步,显然让蔚来松了一大口气,这让资本市场预期反转。

蔚来2019年财报(来源:蔚来官网)

“服务”拖累降本增效

2019年,蔚来全年净亏损112.96亿,均摊到20565辆车上的亏损为54.9万/台,从账面上来看好过2018年的85.7万/台。均摊到时间上,蔚来的亏损速度为3094万/天,远高于2018年的2640万/天。

简单来说,每卖一辆车,蔚来大致亏50万;每过一天,蔚来大致亏3000万。

在净亏损扩大的同时,销售、行政及其它一般费用基本维持不变(2018年53.41亿,2019年54.51亿),这还是建立在裁员基础上。关于人员优化,2019年12月李斌在第三季度业绩会上表示,蔚来人数最高时有9900人,到(2019年)年底人数在7500人以内,还有一些手续,实际数字比这个还少。

蔚来2019年财报(来源:蔚来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销售成本有所上升。蔚来2018年的总销售成本为52.07亿,2019年上升至90.24亿。蔚来2018年的销量约为1.2万辆,2019年约为2万辆,由此可推算出,2018年平均每台车的销售成本是43万,2019年平均每台车的销售成本是45万。

财经网汽车就54.9万/台的单车亏损和45万/台的单车销售成本采访蔚来,截止发稿,未获得回应。

尽管蔚来采取了一系列裁员措施,并强调降本,但高企的单位销售成本仍居高不下,甚至还有所扩大。究其原因,与李斌的最初的造车初衷——服务有关。

不同于其他造车新势力,李斌成立蔚来,发力点不在资质,而是“服务”。他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想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里胜出,就必须做到最好的用户体验”,并且承诺蔚来将不设立销售部门,只有一个专门服务用户的用户体验部。

李斌曾表示:“凡是服务用户的机会,我们都不会让给别人。” 在2017年首届“蔚来日”活动现场,发布首款量产车型ES8的同时,蔚来还宣布面向车主提供不同于传统售后的三大服务体系:蔚来中心、蔚来能源和蔚来服务。

有着“出行教父”之称的李斌,不仅是易车董事长,嘀嗒出行、摩拜、天天拍车、易鑫等汽车互联网公司均有他的身影。与其说李斌的野心是造车,不如说是打造出行服务的生态。

成为车主后,蔚来用户可以享受诸多权益,包括终身免费异地加电服务、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道路救援、终身免费车联网服务。当用户离开常驻地超过 200 公里,即可行使终身免费异地加电权益,包括免费一键加电、蔚来超充网络充电、其他未接入的公共充电桩充电等。

2019年,随着新款车型ES6的上市,三大服务体系二次升级。根据蔚来官方的说法, 2019年年内将建成70家蔚来中心及体验店,300个服务站点。今年年初,蔚来又表示到年底,蔚来中心及体验店总数从77家拓展为200家左右。

可以说,技术上蔚来暂时无法匹敌特斯拉,但真正让李斌引以为傲的服务,又决定了蔚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现金流上难以转正。迄今为止,按照单车的销售成本和亏损,每卖一辆车都要付出大量成本,妨碍造血能力的提升,这让蔚来距离实现盈亏平衡遥遥无期。

分析师张翔认为,在现有的服务成本下,其销量必须达到一定规模,蔚来才有希望向市场证明盈利模式的可行性,目前蔚来品牌的保有量规模远不足以支撑其实现盈亏平衡。

任万付也表示,蔚来目前正在为提升销量和毛利率两方面做努力,这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但就目前来说,其盈利模式还处在探索阶段。

同时,李斌实现二季度毛利转正的诺言,也面临落空的风险。还有就是新能源补贴政策实施期限截止到2022年底,留给蔚来推高毛利的政策利好时间只剩下一年半。

而从市场竞争格局来看,特斯拉正在不断推进品牌下探,在Model 3之后,跨界SUV Model Y已开启预定,最快明年就将全面国产,这将对定位接近的蔚来汽车直接构成竞争压力。另外,以中低端切入的比亚迪、广汽等车企,也正在强势入局中高端纯电市场。

面对前有狼,后有虎的局面,外部融资和交付量以及营收等财务数据的改善让蔚来短期内股价大幅走高,但从当前形势看,其基本面并未实现反转,而短期飞涨的股价,或许正在消耗未来预期。

奥迪e-tron成上半年欧洲最畅销电动汽车

北京车牌租赁与转让:58京牌网 » 股价暴涨超6倍又跌9%,蔚来或难扮演“中国特斯拉”

2020年北京车牌租赁价格稳中有升,一部分考虑出租京牌的客户想在高点卖出一个好价,导致积压大量闲置京牌。而没有中签但急于买车的人群想等待更适中的价格,投入大量精力寻找性价比更高的京牌。

北京租车牌流程

在这里58京牌给买卖双方提出几点中肯的建议:

1.租赁双方的资质比租赁价格重要

2.如果不是可信的至亲好友,请把车牌托管给专业公司

3.京牌租赁价格只升不降,但目前已经到了价格瓶颈,可以考虑成交

4.根据现状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京牌获取方案:一、短期租赁;二、长期租赁;三、结婚过户;四、公司牌照;五、背户(不建议)

5.租赁车牌存在一定风险,长期租赁有收不回车牌的风险,请考虑清楚。而短中期租赁也就是1-10年,专业车牌托管公司会要求租用方缴纳尽量高额的第三者责任险,同时明确车辆产权。

6.在最后,58京牌建议消费者和经营多年、略有规模的京牌托管公司合作,这两点缺一不可。因为经过多年的经营,有较强的风险规避和服务能力,并且价格和合同中不会给买卖双方埋雷。希望您有京牌租赁需求时,可以想到58京牌,我们将以诚挚的热情为您提供满意的服务!

58京牌网:专业京牌托管平台

点击拨打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13718667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