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京牌
北京汽车牌照托管平台

自研电池,特斯拉动了谁的奶酪?

58京牌6年间为数万车主提供北京车牌托管,租赁京牌,请拨打13716101370(微信同步)

今年1月,特斯拉宣布将与电池供货商宁德时代建立伙伴关系,但对于采购规模、电池类型,双方均缄口不言,十分默契。

2月18日,特斯拉将枪口指向了动力电池原材料,钴。而且对外称将从宁德时代采购、以及联手研发无钴电池,但具体是何种电池仍旧语焉不详。

基于有限信息,人们纷纷猜测获得特斯拉青睐的是磷酸铁锂电池,一石激起千层浪,反映在股市上,宁德时代、特斯拉,甚至比亚迪股价都接连上涨。而被马斯克抛弃的钴命运截然相反,相关概念股阴跌数日。曾经因特斯拉国产化,重仓钴概念股的股民们,哭晕在厕所。

就在人们为磷酸铁锂喜逢第二春,欢呼雀跃时,特斯拉官方在抖音给出的回复是:不一定,四月再说。

对于特斯拉的行为,股民称之为杀钴宰锂。

直到今天,马斯克心中打的什么算盘,依然是未知数。“无钴电池”的面纱下究竟是磷酸铁锂,还是对三元锂电池的改良,亦或是干电极技术,答案在四月才会揭晓。

一块薛定谔式的电池,搅得板块不得安宁。

舍短取长

特斯拉与宁德时代合作研发的究竟是否为磷酸铁锂电池,目前还是未知数,但据消息人士透露,宁德时代会将为特斯拉供应磷酸铁锂电池。

磷酸铁锂电池,以正极材料为名命的一种电池,是当前所搭载的动力电池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锰酸锂,以及镍钴锰等三元类型的电池。

磷酸铁锂电池曾风光一时,因为具备价格低、稳定性好、耐高温等特点,一度被认为是动力电池的主流技术。

2017年之前,我国大部分电动车型都搭载磷酸铁锂电池,2016年工信部曾一度将采用另一种技术方案的三元锂电池排除于补贴政策之外。受到政策的助推,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陡增。

但磷酸铁锂电池有致命的弱点:能量密度低。能量密度对于电动车而言,决定着续航里程的长短,是关键因素。

由于磷酸铁锂电池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电动车需求与续航里程之间的矛盾,逐渐被排除在乘用车电池体系之外,三元锂电池重回人们视野,2019年,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在乘用车市场占比不足5%。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特斯拉选择磷酸铁锂电池,难道是想开历史的倒车?而在电动车浪潮中被抛弃的磷酸铁锂电池,将迎来第二春?

根据相关人士称,特斯拉未来的确会装配磷酸铁锂电池,但在装配车型上有限制,主要针对国产低续航版model 3,俗称“丐版特斯拉”。

不过,特斯拉再次垂青磷酸铁锂,其中技术上的原因不容忽略。

目前,电池厂商都对磷酸铁锂电池做了技术上的突破。其中比亚迪推出的刀片式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涨幅高达50%,而宁德时代的CTP电池技术,则是无模组动力电池包,优化电池包内部结构,增加能量密度,预计今年之后可以将能量密度提升到200wh/kg。今时不同往日。根据分析师预测,即使采用磷酸铁锂电池,也可保国产model 3续航里程达到400公里以上。

不过,特斯拉看中磷酸铁锂电池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省钱。

目前,三元811类型电池正极材料的价格约为12万-16万元每吨,而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的价格只有4万-7万元每吨,在价格上,磷酸铁锂的价格也要比三元锂电池低15%左右,根据华泰证券分析,如果特斯拉选用磷酸铁锂电池,其标准版电池包成本有望下降0.5—1.3万元。

果然,省钱才是硬道理。

不过,比起磷酸铁锂电池本身,更让人们亢奋的是特斯拉宣布将自研电池,也就是即将推出的无钴电池。

目前常用的动力电池类型有磷酸铁锂以及三元锂等,其中磷酸铁锂不含钴,而三元锂电池含钴,所以特斯拉此次公布的无钴电池究竟是磷酸铁锂电池,还是改良版三元锂电池,亦或是干电极技术电池,答案在四月才会揭晓。

但市值超千亿美元的特斯拉,为何会和钴过不去?

其实不止马斯克想对钴痛下杀手,全球锂电池生产商都欲将其除之而后快。

这一切都和成本有关。目前,在的成本当中,仅动力电池就要占据40%左右,而动力电池80%的成本都是材料,通常情况下,一块锂电池的成本结构,负极的石墨最便宜,占10%左右,正极材料最贵,超过30%,钴恰恰是正极当中必不可少的原材料。

而钴在地壳中的平均含量为 0.001%,全球有 66% 的钴来自非洲的刚果,由于政治因素、开采水平的影响,所以钴的价格极其昂贵,且不稳定。

在动力电池发展过程中,整个行业都在减少对钴的依赖,以广受欢迎的NCM电池为例,其中镍钴锰的比例从最初的3:3:3,已经改为了8:1:1。

即使锂电池当中钴的比例已经大幅度降低,但随着未来消费类电子的不断普及,电池行业随时可能会被钴扼住命运的咽喉。

危机一直存在,只是不在眼前。

于是,电池厂商都在寻找钴的替代品,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他们都想把钴碾碎。只不过,这一次马斯克走在了技术的前列线上。

电池战争

特斯拉以前的电池供货商一直都是有且仅有松下,但随着特斯拉的一路发展,松下的原配地位,如今已是岌岌可危。

时间回到2012年,彼时松下正陷入内忧外患当中,亏损创下历史记录。那一年,老将津贺一宏临危受命,挽狂澜于既倒。出于他对未来能源革命以及数字革命的判断,与当时硅谷明星特斯拉一拍即合。

双方牵手后,计划总耗资50亿美元的世界级电池工厂Gigafactory横空出世,作为合作方的松下,一并投资16亿美元。同时,松下又以3000万美元收购特斯拉141.8万股的股份。

有了松下的加持,特斯拉也将多款车型的续航里程送上了400KM的高位,一举打破了人们对于电动车的刻板成见。根据规划,Gigafactory完全投产之后,总产能可以达到150GWh,支持特斯拉每年生产150万辆车。

在流传颇广的一张合照中,马斯克与松下CEO津贺一宏笑魇如花。

津贺一宏对外采访时也说,“与特斯拉的合作,我们是在支持马斯克先生的梦想,给他提供这方面(电池)的技术。”

然而,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松下与特斯拉也没有熬过七年之痒。

合作几年之后,画风斗转,双发在公开场合频频互呛。马斯克称松下电池产能不足制约了特斯拉的发展,应该背锅。而松下方面称,特斯拉每年不断要求电池降价,为特斯拉生产电池的利润已经被削的只剩头发丝厚。

在去年的采访中,津贺一宏也一改当初的柔情似水,对特斯拉的评价也是嫁错人家、子非良人般的幽怨,对于当初的合作,仅有后悔二字。据日本《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松下拒绝继续扩大Gigafactory的产能。

与松下产生罅隙后,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危机日显。

根据原本计划,Gigafactory的总产能可达150GWh,但当前的产能大约为35GWh,而且松下拒绝继续扩大规模。于此相对的,是特斯拉越来越大的需求。根据马斯克在2019年2月预计,特斯拉2021年和2023年分别达到110万和300万的产量。中泰证券的分析师认为,2021年,特斯拉对电池的总需求将达到88GWh,即使目前电池供应无虞,但过两年特斯拉或被电池供应不足而扼住咽喉。

不过,特斯拉在与松下同床异梦之时,就已经开始悄悄“选妃”。

去年,随着中国工厂势如破竹,特斯拉先后将另外两家动力电池顶级制造商,韩国的LG化学与中国的宁德时代,纳入电池供应链当中。

特斯拉的策略路人皆知,纳入新的供应商,以此平衡与松下分手之后的损失,另外则是分散自己的电池供应商,加强自己对于供应链的议价权。

特斯拉与新的电池厂商签约,都是足够强势的。据第一电动报道,特斯拉与宁德时代交涉过程中,要求宁德时代磷酸铁锂在0.7元每千瓦时的报价基础上,再降20%,而且必须每年下降。据说双方在此条件上都是寸步不让,不过最终达成协议,但其中的所牵扯的谈判过程与利益关系,想必极其复杂。

特斯拉通过这波操作过后,对于节省成本又再进一步,之后可以根据不同的车型续航要求,随意翻牌子。

以前没得选,以后随便选。

不过,从最近动作来看,特斯拉的野心仿佛不止于牢牢把控供应链,还有了自研电池的打算。那么,这家市值超过千亿美元能源巨兽,将如何布局自己的电池产业,又将对现有的电池巨头们产生何种影响?

动了谁的奶酪

特斯拉在电动车领域一直都十分高调,但在电池制造上,态度却截然相反。

根据梳理发现,去年开始,特斯拉在电池领域的动作开始变得频繁。

去年2月,特斯拉悄悄收购超级电容器制造商Maxwell的79%股权,并为此支付了2.18亿美元,默默储备电池技术。据了解,Maxwell的电池能量密度超过300Wh/kg,并且以2-3年为一个周期再提升15%-25%,同时,电池成本将降低10%-20%。

去年9月,特斯拉发布了一条招聘信息,“为正在开发的一条生产线寻找技术人员”,具体职位为电池制造技术师、分析师及测试人员,工作地点是美国加州的弗里蒙特和科罗拉多州。外界猜测,特斯拉在弗里德蒙工厂自建电池生产线。

去年10月,外媒报道,特斯拉又将加拿大电池制造设备和工程技术公司海霸(Hibar)收入囊中。如今,特斯拉正式宣布与宁德时代共同研发无钴电池。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而今看来,特斯拉在电池领域是要下一盘大棋。

随着汽车浪潮的发展,多家车企都开始布局电池产业。通用汽车在美国打造了一个电池生产基地,奔驰在全球拥有九家电池工厂,因此,作为全球电动车的顶级玩家,特斯拉杀入电池领域,并不意外。

但特斯拉是否会全力进入电池领域,而且向松下、LG化学、宁德时代等电池领域的老兵叩响扳机吗,目前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特斯拉既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

特斯拉如今虽然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动车企,市值也仅次于丰田汽车,但其一路发展也是麻烦不断,而且至今还没有走出亏损的泥淖。

去年整整一年,特斯拉的交付量也不过只有36.4万辆,比起年销量过千万的传统车企而言,还相差甚远。

在盈利方面,特斯拉从成立到现在,只有个别季度实现过盈利,具体何时能够实现全年盈利,还是未知数。

所以当前特斯拉最主要的目标还是不断扩大交付的规模,摊薄制造成本,最终实现盈利的目标。而且除了多款车型的研发、生产制造外,在无人驾驶方面,还有另一场攻坚战。

在实现盈利之前,特斯拉根本无暇撸起袖子自己干。如果此时特斯拉大费周折进入电池领域,无疑会顾此失彼,并非上上之选。

另一层面,当前全球动力电池领域产能已经严重过剩,像松下、LG化学、宁德时代等行业老兵,都有着常年深耕的经验,拥有足够坚固的护城河,而且更加专注。即使特斯拉杀入,也未必能撼动其地位。

那特斯拉宣布自研电池,究竟会对电池行业产生什么影响呢?

虽然自从动力电池诞生以来,技术上不断取得突破,但在降低成本方面还是差强人意,或者是说是跟不上特斯的需求脚步。所以特斯拉很有可能是打算在个别方面进行针对性改良,并不会全方面自研,那太不划算了。

而特斯拉不管是对电池进行何种技术的改进与突破,对于电池行业都是一次搅动,而随着更多力量的进入,电池行业又能取得更进一步的发展,特斯拉在其中,依然扮演着鲶鱼的作用。

不会全方面代之无力,但可以锦上添花。

早在2015年,马斯克就宣布开放特斯拉的专利,由此也开启的全球汽车电动化的浪潮,站立潮头的特斯拉一心想把蛋糕做大,而对当前桎梏着电动车发展的电池进行改良,特斯拉也是最大利益相关者之一。

所以,特斯拉的电池自研计划,很有可能也是采取和电池厂商合作的方式,而这样做无论是对于电池产业还是电动车领域,都是一次莫大的促进。

由此看来,特斯拉自研电池,受到伤害的或许是钴。

北京车牌租赁与转让:58京牌网 » 自研电池,特斯拉动了谁的奶酪?

2020年北京车牌租赁价格稳中有升,一部分考虑出租京牌的客户想在高点卖出一个好价,导致积压大量闲置京牌。而没有中签但急于买车的人群想等待更适中的价格,投入大量精力寻找性价比更高的京牌。

北京租车牌流程

在这里58京牌给买卖双方提出几点中肯的建议:

1.租赁双方的资质比租赁价格重要

2.如果不是可信的至亲好友,请把车牌托管给专业公司

3.京牌租赁价格只升不降,但目前已经到了价格瓶颈,可以考虑成交

4.根据现状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京牌获取方案:一、短期租赁;二、长期租赁;三、结婚过户;四、公司牌照;五、背户(不建议)

5.租赁车牌存在一定风险,长期租赁有收不回车牌的风险,请考虑清楚。而短中期租赁也就是1-10年,专业车牌托管公司会要求租用方缴纳尽量高额的第三者责任险,同时明确车辆产权。

6.在最后,58京牌建议消费者和经营多年、略有规模的京牌托管公司合作,这两点缺一不可。因为经过多年的经营,有较强的风险规避和服务能力,并且价格和合同中不会给买卖双方埋雷。希望您有京牌租赁需求时,可以想到58京牌,我们将以诚挚的热情为您提供满意的服务!

58京牌网:专业京牌托管平台

点击拨打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13716101370